闻人雏莓

归期未至【1】

“我所知道的自身存在是无法见光,需要隐匿于黑暗中的可悲罪恶。” 


酒吧中买醉,及时行乐。不知几次从男子手中接过水晶杯,香醇液体不经品味滑入食道,麻醉神经。眼波流转,瞥见安静擦拭酒杯的寂寥男子。翠绿的发,眼神扑朔迷离,似笑非笑,沉醉于眼下世界。


 李白拨弄小指上的尾戒投入斟满红酒的水晶杯,液体流动与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。将其递给眼前这位清高孤僻的男子。 眼神有些许期待,又带些戏谑。彼此寓意已过于明显,这样久久俯视尘世以清高自居之人怎能不明白他的意图。 他笑,接过杯,将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。


 “他的唇抿住那尾戒,俯身下来,以戒为载体,轻触我的唇,似是一种答复。” 


如此便明了,咬下尾戒置于舌根处,整个含住那人的唇舌,将自己的舌深入其中一探究竟,缓慢搅动,温和纠缠。男子缓慢回应,伸出手扶住李白的肩。


 “寂寥孤独之人,总是不顾一切地抓住身边的火光,自视为救赎,实则是更为深刻的堕落与不堪。”


 李白已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将这位姓庄的男子带入自己入住的旅社。 缠绵,肌肤相亲,互相触碰,不需言语,感知对方的温暖柔情,将彼此点燃。 两个将孤独深入骨髓的人,在绝境中互相索取,任凭情爱涌动,不加以节制。


 庄周凝视着已然疲惫入睡的男人,栗色碎发,很久未保养,脸颊处有细微伤痕,却并未影响整体,五官俊朗,带有长期旅途跋涉的困顿风尘,本不应是这样潦倒的男人。 他起身,摸索到衬衣穿上,惊动了李白。

他睁开惺忪双眼问道,

 “你要离开了吗?庄周。”

 “嗯。” 

“可否停留在此?我愿为你停下脚步,从此安稳。”

 “我们本质虽然相似,但不过都是妄图在对规则和牢笼做出一些无谓挣扎罢了。那些缥缈感情并不长久,我们注定颠沛流离。”



 次日,酒吧停业,翠色头发的男人不知所踪,连同他的气息一起消失在凛冽的寒风中。 


李白依旧过着四处游历,居无定所的生活。依靠写作赚取薄利维持生存。记忆力依稀浮现庄周的眼睛,百转千回的目光,它们最接近真相。 他们最为契合,但注定彼此互相中伤。 在谷底感情堆积寻求爆破的二人,邂逅并向对方种下自己的因素,最终渐行渐远。 


他们仍在旅途中。

评论

热度(15)